当前位置:江门市雷朗灯饰有限公司旅游人为什么喜欢登山呢
人为什么喜欢登山呢
2022-09-27

登高望远,这句话流传至今,并非它有多大的意义,而是在于人们心中的那种信仰,接下来准备了一场挑战自己的登山路。

01

有本书叫《走进空气稀薄地带》,讲爬珠峰的,“珠峰一直如磁石般吸引着疯子、爱出风头的人、无望的浪漫主义者和那些对现实举棋不定的人们。”作者这么写到。他那一趟爬珠峰,五个人中死了四个,当他终于登顶时,说了一句:“没有更高的地方了”。还是挺动人的吧。但对于爬的不是雪山,又当不了疯子的普通人而言,爬山是一种病。而治愈的方式是——爬山。譬如爬完一座虐得我腰酸背疼身心俱废的火山,我就接连几天窝在房间里老老实实地待着。别说爬山,我连楼梯都不想爬。

02

转战Xela之后,天一晴,不远处的SantaMaria火山会在云彩中露出小脸蛋,霞光一照,就有了妖精般的妩媚,格外诱人。去,是想去的,但上次爬山的苦痛记忆还冤魂不散,所以就产生了矛盾,所以我天天盼着下雨,好不必纠结,“等天晴再说喽”。就算是雨季,也会有放晴的日子,在这样的日子,我就会跟自己对话,“过几天再说吧,最近忙着呢。”“忙个屁啊,你不就是一天天瞎溜达么?““我,我,我好好学西语还不行吗。”于是又带上耳机,好好学习,偶尔偷懒,反正不爬山。

03

“一旦被旅行之虫咬过,就再也没有解药了”,一个旅行家如是说。就像你以为终于忘掉,但某个午夜梦回,又会想起她。山,也总还是会爬的。这一次的起因得从一次停电说起。危地马拉挺有趣的,不时停电,偶尔断水。但这些都算还好的。有天清晨,不同于平日的娇喘练练,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。她醒来睁眼,发现边上的男人成了“小黄人”,像是刚从泥坑里打滚过。四下打听,在两天之后我们终于明白了原因。原来是暴雨导致滑坡,把供水的管道冲裂了,泥浆就混进了自来水里。而刚好那天晚上停电,女人的男友摸黑洗了个澡,用的是泥浆水。于是就有了早上的那一幕。

04

说回爬山,某个停电的夜晚,百无聊赖,让一个平常的聊天,变成了爬火山的“动员大会”,而且拉到了赞助,一个美国老爷子,为表欣赏,拿出一百,给大伙买吃的。又由于不少人在上西语的课程,只有周末得空,那就周末。

05

没有选择的好处在于,不用天天查天气预报。坏处当然也有,出发的那天再看天气:下雨,概率百分之百。

为了对得住四点多爬起来的自己,当然不能临阵脱逃睡眼惺忪地到大厅集合,十几个人的团队,一个都不准时,怎么回事,,愚人节早就过去了,第二,我们也不是太熟啊,不至于这么耍我吧?后来才发现,不能怪他们,当然也不能怪我,

是昨晚通知我的家伙弄错了,早了半个小时。要命的是那还是个姑娘,再不爽,眼泪也只能往心里流。

06

五点半,集结完毕,穿过空荡的街道,

连野狗都不知所踪。

07

跳上一辆当地公交“鸡车”,在晨雾中翻山越岭,在一个小村的尽头,开始徒步,6点50。山上云遮雾罩,仙气十足。嗯,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08

在一开始,好时光还是有过的。

09

走过农田,走过草地,走过森林。

到后来,走过什么都是走在雾里。

10

路上碰到两支队伍,一支跟了马和好多狗

一支带了两个持枪的警察

我们呢?有我参加的队伍,肯定是只有棍子啦。

11

最开心的总是坐下来,分享疲惫,分享食物,分享食物的吃法,美国大叔一手苹果,一手黄油棒,一边咬一口,啪叽作响,表情陶醉,”相信我,尝过一次,伴随一生“,他眯着眼睛深情地说道,仿佛在忽悠小孩子吸毒。

12
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,一姑娘突然问我,我还在想这回用哪个英文名,她就接着说,“我喜欢你这种范,穿洞洞鞋,还抽烟,不像是在高原登山,更像是在公园散步”。“是这样的,爬山有了两种缘由,一种是谦卑的,为的是明白自身的渺小,另一种呢,则更多是因为骄傲,为了对抗衰老,世俗,或是乏味。对于后一种人来说,就是喜欢瞎搞。”这么装逼的话我当然不会说出口啦,我又没病。我说的是,“你知道吗?穿洞洞鞋逛公园,可以走出爬雪山的感觉呐”。

13

路过一棵大树,一哥们跟返祖似的,刷刷就往上爬,爬到高处,举起手机。

“他干嘛呢?”一妹子问,“他在找信号呢,跟他相恋了九年的前女友,因为他不想安定下来,今天要跟别人结婚,他本想躲进山里不管了。但徒步时太闲,终于想通:他是如此爱她,只爱她一个,什么旅行,自由,算个屁啊”,我说。“真的假的啊?”“你说呢?”我当然是瞎扯的。

14

越到山顶,越发阴森,越发艰难,登顶时只剩三人。

山上乱石横陈,白茫茫一片。

但能听见歌声,旋律是围着火堆跳大神的那种。歌声停下,我去一探究竟。“请问可以给你们拍张照吗?”我问,“可以啊。”稍等一下,好像参数不对。

再稍等一下,好像不是参数问题。

过了十分钟,雾终于散了,一小会。

15

躺石头上,雾气流动,眼神迷离,想起:“西茉纳,穿上你的大氅和你黑色的大木靴,我们将象乘船似地穿过雾中去。 ”

16

半个小时后,终于又来了几个人,尽管大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状态。

又等了半个小时,还有好些人没到。天际突然传来猛烈的轰隆,我们还在讨论这是雷声还是火山爆发声,一位女士的头发竖直飘了起来,仿佛在倒立。据说有人看到这样的异象,觉得很好玩,纷纷凹造型拍合照,然后就挨闪电劈了。虽然很想烤篝火,但我们不想成为一堆炭。于是我们立即下山。雨也跟着我们下山。

17

刚开始下山,除了老爷子,最后一批队员爬了上来。

跟咱下撤时,一晚到的妹子让我们保证:“山顶上什么都没有。”“不保证,山顶上全是雾。”一哥们回。

18

下山,一个个的,大伙纷纷加入“屁股着地俱乐部”。雨让山路变滑,也让泥土变软,摔一跤除了脏点,没什么大碍。除非你像那位美国女士那样,一屁股坐地上。“如果你又想休息,可以直说的”,哥们调侃她,她不说话,眼泪流了下来。原来她刚好坐在了一块石头上。“你救了我一命”,她说,别这么说。“我不过是上山前忘了把老虎油放下罢了”

19

路过一片草地,绿草如茵,仙气环绕,仿佛春天的清晨,让人不忍打扰。

屁股着石的女士就地躺下,雨衣一盖。“明天见”。

老爷子认真地卸下行装。

心里开心

大伙纷纷横七竖八地躺下睡觉。

我睡不着。海明威写过类似的情况:又饿又湿,不能思考,只能回忆,又不敢太想女人,总之就是内心寂寞,孤身一人,只有湿衣服和硬地板当老婆。

20

雨又下了起来,大部队开拔。我在饥寒的鞭策下,发足狂奔。但还是跑不过有爱情滋润的人们。

湿漉漉跑到山脚,又是只有两同伴,只是换了人。抽了两根烟,还是不见人影。车来了,上,还是不上?在饥寒交迫和情义之间犯难的时候,远处传来呼叫。冲进雨里一看,大部队终于来了。

我们立即把车拦下,大伙陆续赶到。最后是一块给拄着杖前进的美国老爷子呐喊加油。老爷子一到,大伙鼓掌,拥抱,大笑,毫无看不到风景的失望或落汤鸡的狼狈。怎么说呢,景色没那么重要。

21

回去的路上,又冷又饿,靠着雨水浇灌的车窗睡了一觉。醒来发现边上的小孩瞧着我笑。